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這五位“網文大神”也在回應著本時代的核心命題

來源:中華文學選刊雜志(微信公眾號) |   2019年07月17日09:53

導語

網絡類型小說(“傳統網文”形態)的“經典性”特征——其典范性表現在,傳達了本時代最核心的精神焦慮和價值指向,負載了本時代最豐富飽滿的現實信息,并將之熔鑄進一種最有表現力的網絡類型文形式之中;其傳承性表現在,是該類型文此前寫作技巧的集大成者,代表本時代的巔峰水準。并且,首先獲得當下讀者的廣泛接受和同期作家的模仿追隨。其流傳也未必是作品本身被代代相傳,而是被后來作家不斷致敬、翻新乃至戲仿、顛覆,成為在該類型文發展、轉化進程中不可繞過的里程碑和基礎數據庫;其獨創性表現在,在充分實現該類型文的類型功能的基礎上,形成了具有顯著作家個性的文學風格。廣泛吸收其他類型文以及類型文之外的各種形式的文學要素,對該類型文的發展進行創造性更新。超越性在于,在典范性、傳承性、獨創性都達到極致狀態的作品,可以突破其時代、群體、文類的限制,進入到更具連通性的文學史脈絡,并作為該時代、群體、文類的樣本,成為某種更具恒長普遍意義的“人類共性”的文學表征。

以“經典性”為指向,我們在《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典文集/好文集》的編選中,在遴選重要類型文代表作品的基礎上,推出了五位“經典性作家”:貓膩、冰臨神下、憤怒的香蕉、Priest、非天夜翔。網絡類型小說標準的建立需要在理論與創作間反復考量,在創作方面的參照主要就是以上五位作家的作品。

之所以將這五位作家推選為“經典性作家”,是因為他們是類型文標準套不住的。他們首先是“類型文大神”,但是他們寫作的意義和價值已經超越了類型文的范疇。這種超越不僅指他們的寫作是跨類型的——他們往往有意嘗試多種類型,并且會根據小說的主題和基調選擇最適合的類型,有時也會融合幾種類型——而是指他們超越了類型小說在價值觀和成規慣例的限制,類型的套路對于他們而言,更多的不是鐐銬而是裝備。在類型文之外,他們也廣泛吸取多種資源,形成具有高辨識度的個人風格。寫作是他們的職業,也是他們處理自己與世界關系的方式。他們因解決自己的核心問題而回應本時代的核心命題,形成穩定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建構出自己的文學世界。他們持續推出有影響力的作品,擁有高質量的“鐵粉團”,因價值觀和審美風格上的高度認同,粉絲們往往愿意支持他們進行自由探索,甚至一意孤行。他們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作家——未必是商業成績最好的,卻是最有經典性指向的。

這五位“經典性作家”為網絡文學做出的貢獻,不僅在于創作出代表最高水準的作品,更在于為網絡文學的發展帶來質的突破。

——邵燕君

網絡文學經典性作家代表作

 

貓膩《將夜》

【作者簡介】貓膩,本名賀英,1990年自己改名為曉峰。1977年出生于湖北宜昌市,1994年被保送進入四川大學電力系統及自動化系。1997年1月,大三上學期末,因“憊懶被逐”,退學回家。2003年,以“北洋鼠”為筆名在“爬爬書庫”發表《映秀十年事》。后陸續在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以筆名“貓膩”發表《朱雀記》(2005—2007)、《慶余年》 (2007—2009)、《間客》 (2009—2011)、 《將夜》(2011—2014)、《擇天記》(2014—2017)、《大道朝天》(2017至今)。2017年5月,《擇天記》(全八冊)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擇天記》《將夜》《慶余年》均被改編為電視劇。貓膩是在網文界和主流文學界都受到高度認可的作家,素有“最有情懷的文青作家”之稱,也被認為是最具經典性的網絡文學作家。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簡介】《將夜》于2011年8月15日至2014年4月30日在起點中文網連載,總字數約375萬字。《將夜》是迄今為止獲大獎最多的網絡文學作品。主流文學界方面,有首屆“網絡文學雙年獎”金獎(2015)、“騰訊書院文學獎”類型小說“年度作家”獎(2015)、中國作協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完結榜榜首(2016)。在網文圈內,拿到了起點中文網最重要的三項大獎——最能證明作家人氣的年度月票總冠軍(2012)、“金鍵盤獎”的“年度作家”(2011)和“年度作品”(2012)——網絡作家中拿下如此代表全面實力“大滿貫”獎的只有貓膩和月關,作品唯有《將夜》。

【故事梗概】《將夜》是一部東方背景的玄幻小說。故事起于大唐天啟元年,天降異象,世傳“冥王之子”誕生,昊天庇佑的世界將沉入永夜。彼時,宣威將軍慘遭滅門,寧缺(男主,穿越者)只身逃出,與撿來的嬰兒桑桑(女主)相依為命。天啟十三年,寧缺考入大唐書院,拜入“天下第一高人”夫子門下修行,手刃仇人數名,卻不料卷入“冥王之子”的命運旋渦。真相揭開,夫子與天一戰,化身明月守望人間。寧缺則終匯集人間之力,撕破虛空,令世界重歸真實。

【類型標簽】東方玄幻

【上榜理由】最具經典性的網絡類型小說,“東方玄幻”類型的代表作

【推薦詞】

貓膩是最具經典性的網絡文學作家,《將夜》是其最成熟的作品。該作亦確立了“東方玄幻”這一濫觴多年的網文類型的中國品格。

繼《朱雀記》《慶余年》《間客》之后,素有“文青作家”之稱的貓膩繼續以“爽文寫情懷”。《將夜》以自由和愛情為主題,以孔子師徒為原型,在“架空世界”里建構了“書院”和以“書院精神”立國的“大唐”——力圖在一個功利犬儒的“小時代”,重書“大寫的人格”與“大寫的國格”;在所謂“歷史的終結”和“文明的沖突”的背景下,重建中國人的生命信念和自由信仰。在叢林法則盛行的“時代大潮”前,貓膩逆流而上,獨領風騷,“雖千萬人,我不愿意!”展現了深埋于網絡自由空間的“草根知識分子”的精神氣象。

《將夜》有情懷亦有煙火氣。一方面以堅定的草根立場將情懷下沉到“飲食男女”,一反西風東漸以來國人因無神而自卑的文化心理;一方面又以啟蒙價值為核心對傳統儒家思想進行改造。“書院精神”是“人本主義”與“仁愛”思想的結合體,“不自由,毋寧死”與“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夫子師徒身上獲得完美統一。

這是一部頗具東方神韻的巨制,使東方玄幻這個脫胎于西幻的網文類型,終于剝離了歐美網游升級系統和日本熱血動漫的結構內核,在本土文化中落地生根,注入了中國人的精氣神。

相比于廣受高評且為作家本人最為喜愛的《間客》,《將夜》在筆法上更加成熟。語言有質地,細節經回味,兩筆三筆,人物栩栩如生,近四百萬字,幾無贅語,顯示出在“追更”機制下,超長篇網絡類型小說可能達到的精品品質。至為遺憾的是,小說在四分之三處遭遇瓶頸,“開天辟地”的宏大格局最終沖破了原初的人物、情節設定——以紅塵意破昊天輝確是“神來之筆”,但以男女之爭演天人之戰、以凡人之愛完回天之功,終顯力不從心——對原初設定的固守使小說未能在最高潮處收尾。

盡管由于難度系數過高而影響了完成度,《將夜》仍代表了目前中國網絡類型小說的最高成就。作為在“起點模式”中拼殺出來的老牌大神,貓膩在自覺恪守商業作家“本分”的同時,形成了獨特的個人品格。《將夜》借套路之骨架,成自身之豐腴,完成了從“大神之作”到“大師之作”的躍進。

(執筆人:邵燕君)

冰臨神下《大明妖孽》

【作者簡介】冰臨神下,本名孔祥吉,1977年生于通化柳河。粉絲昵稱“冰大”。2000年畢業于吉林大學漢語言文學系,曾在多家報紙擔任編輯。2010年辭職,專心寫作。嘗試在起點中文網發表四篇小說的開頭,未有反響。2011年10月27日用“冰臨神下”的筆名開始連載《落榜神仙》(玄幻),74萬字,完本,撲街。2012年7月2日開始連載《死人經》(武俠),100萬字后才簽約上架,被一群自稱為“挑剔老饕”的“老白”讀者們發現,視為網絡武俠小說的經典。在其后的《拔魔》(2014—2015,修仙)、《孺子帝》(2015—2016,歷史)、《大明妖孽》(2017—2018,歷史、懸疑、軟科幻)、《謀斷九州》 (2018年8月9日連載至今,歷史)中,多方嘗試各種類型文的寫作,并大膽嘗試超越常規類型文的寫作模式。在網絡文學類型文發展日臻成熟、尋求突破之際,冰臨神下異軍突起,獨樹一幟,以“純文學”資源為網絡文學文學性的提升注入動力,其成功的形式探索豐富了網絡類型小說的形態。2017年年底,由網文圈精英粉絲中的“草根評論家”組成的中國網絡文學網生評論家委員會(籌)將“年度新晉大神”的桂冠授予冰臨神下。2018年1月《孺子帝》(全五本)由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出版,該書還登上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2017年下半年榜(中國作家協會主辦)榜首。現為閱文集團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

【作品簡介】《大明妖孽》于2017年6月9日至2018年2月11日在起點中文網連載,共約150萬字。繼“封神之作”《孺子帝》獲得廣泛認可后,冰臨神下再度劍走偏鋒。《大明妖孽》故意打破類型常規,挑戰讀者閱讀慣性。雖然商業成績不如《孺子帝》,但在精英粉絲間贏得更好口碑,是迄今最能代表作者個人風格的作品,也顯示了網絡文學文學性的新高度。

【故事梗概】明朝成化年間,散淡不羈的錦衣衛胡桂揚遵命追查“妖狐”害死義父的真相。錦衣衛、東廠、西廠、皇宮、文官等各方勢力都企圖利用他來證明鬼神存在或否,以達到自己操控局勢的目的,但胡桂揚不為所動。在追查過程中,胡桂揚揭露了江湖密教各種鬼蜮伎倆,最終接觸到神秘勢力“天機船”。“天機船”隱藏幕后試圖以賦予異能武力來操控追隨者,以獲得動力。胡桂揚抵制住威逼和誘惑,使“天機船”功敗垂成。

【類型標簽】歷史科幻 懸疑

【上榜理由】“最妖孽”的網絡小說,網文文學性的新高度

【推薦詞】

冰臨神下,妖孽其人,《大明妖孽》,妖孽其文。

“妖孽”在網絡文化中常用以形容非常規強勢逆襲的草根,在冰臨神下這里,則指他在文學上心儀的那些不那么主流正統的“偏門”“外道”。他自己的寫作也相當“妖孽”,雖然深諳各種類型的套路秘法,但每部作品都以獨門武功圍繞獨特發現展開:成名作《死人經》在黑暗江湖中寫光明之道;《拔魔》扭轉修真小說修道者在認知上與俗人無異的俗套,詳述道心境界的邏輯;《孺子帝》隨帝王視角展開,卻意在探討歷史里行動者的認知限度;《大明妖孽》更直指怪力亂神、江湖社會,在正史之外吸納野史筆記等資料,將架空歷史、懸疑、異能、科幻等各類型元素熔為一爐,煉出一部“不倫不類”之作。

《大明妖孽》循錦衣衛胡桂揚追查鬼神案件的系列行動移步換景,揭開帝國廟堂、江湖、市井各層面之敗壞。作者以這幅群魔亂舞的人間圖景解答了鬼神之問,揭示出社會由于缺少信仰和互信而失序的根本困境。最神鬼莫測之處在于,作者居然在歷史文里引入了科幻元素。當象征著技術統治與權力控制的天機船幽浮于歷史的天空,大明人心中的發展欲和貪欲被引發至癲狂。能以如此玄妙手筆,借助歷史文的前現代語境,處理現代化后發國家在經濟高度增長進程中的“現代性與人性”命題,不但在網文作家中首屈一指,放眼文壇亦罕有其匹。

這部小說另一卓越貢獻是,塑造了“大明妖孽”胡桂揚(意為“狐生鬼養”)這個典型人物。與網文中習見的殺伐果斷而超速成神的“妖孽”完全相反,胡桂揚是“反妖孽的妖孽”,身為錦衣衛基層密探,懶散徜徉于江湖、市井與廟堂之間,退守內心本真,抵抗體制威逼和欲望誘惑的雙重操控。這樣的“妖孽”主角,大大拓寬了網文人物處世立身態度的光譜,而且有力地反撥了“屌絲逆襲”的庸俗價值趨向。

雖然由于主人公只是消極抵制權力,沒有積極反制,導致小說后半部分略顯沉悶,但《大明妖孽》無疑是冰臨神下最具個性結晶的“證道之作”。正在連載的新作《謀斷九州》更顯示了他深厚綿長的后勁。

冰臨神下對網文的重大意義在于他探索出一條類型小說與“純文學”的融合之道。在這條融合之道上,愛倫·坡等把作者“純文學”寫得“很類型”,勒·奎恩等把類型小說寫得“很文學”。冰臨神下兼得兩者之美,成為類型化“大神”林立的網絡小說作者中卓爾不群的“妖孽”。

(執筆人:陳新榜)

憤怒的香蕉《贅婿》

【作者簡介】憤怒的香蕉,本名曾登科,1985年生,湖南人,粉絲昵稱“香蕉”,因有時一月數更,也被戲稱為“蕉姐”。高中時就以“古幽和”為筆名開始連載網絡小說。因家庭困難未能進入大學,在廣州打工期間,以筆名“憤怒的香蕉”在起點中文網發布《異域求生日記》(2007),意外獲得不錯的成績,走上全職寫作之路。憤怒的香蕉是網文圈著名的“苦更”大神,也是罕見的受“五四”新文學觀念影響極深、有“寫名著”抱負的網絡作家,一直在為創作出自己心目中那本完美的書做準備,在網文圈素有“妙筆生花”之美譽。代表作有《隱殺》(2007)、《異化》(2009)、《贅婿》(2011)。2017年11月,獲第二屆“網絡文學雙年獎”銀獎。2017年12月,獲首屆“茅盾文學新人獎—網絡文學新人獎”。現為閱文集團大神作家。

【作品簡介】《贅婿》于2011年5月23日在起點中文網發布,至今仍在更新,字數已超400萬。2018年5月,在連載進入第八年之際,憑借多年攢聚的人氣和鐵粉團的強大支持,以一個月更新15章的慢速度獲得了當月起點中文網月票榜冠軍,并以186249張的數量打破起點月票榜的歷史紀錄。這一反商業規律的“香蕉現象”獲得網文圈內外的高度關注。

【故事梗概】金融大亨穿越到了以北宋為背景的架空世界武朝中,成為了江陵布商蘇家的贅婿寧毅。前兩集寫家事。雖有些小小宅斗,更多是怡紅快綠,但也通過一次刺殺和綁票,開始展開紙醉金迷的江陵外的血火河山。第三、四集寫江湖事。有農民起義、豪杰造反。寧毅被卷入到人吃人的世道中,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去挽救這個國家。第五、六、七集寫國事。將目光投向更上層,尋求世道壞掉的因由。北方異族的入侵,更使小說成為一種“民族寓言”。作者的意圖更加明顯:這個老大的漢人帝國是因何衰弱、破滅,再也無力挽回。此后,寫天下事。穿越者寧毅播下星星之火,在國破家亡的絕望中吶喊,逐漸生出堅定與豪情,完全展開小說的結局——革新舊有之命,革新舊有之民。

【類型標簽】歷史架空 穿越

【上榜理由】具“名著氣象”的現象級作品,歷史類小說的大成之作

【推薦詞】

在網文圈,《贅婿》是獨一無二的現象級作品,憤怒的香蕉是干犯“天條”的“苦更型”作家,他的鐵粉團更是有口皆碑的“奇葩”——這些挑剔的“老白們”不但無怨無悔地追更八年,更真金白銀地為這部著名的“慢更”作品打榜,竟然將之推上了最具含金量的起點中文網月票榜冠軍,甚而打破了歷史紀錄。因為,在這些精英粉絲看來,香蕉是具有大師潛質的作家,《贅婿》即使謙虛地說,也是半部名著。

不過正如香蕉自己所反復表示的,《贅婿》只是一部極富野心的“練筆之作”。小說的完成度不低,從深度和廣度上,都具“名著氣象”——試圖用網絡類型小說練就的套路筆法重新處理中國古典名著和革命歷史小說的故事和命題,并以一個當下中國人的切身經驗和思考,細道家事國事天下事,探究中國曾經的道路和可能的道路。然而,不論是語言、情節還是思想,都因對最高難度的追求,對自身短板的正面挑戰,而顯出了落差。對作者而言,這是極有成長意義的,對《贅婿》,有些則是硬傷。

這些缺憾有的純為練筆所致,比如小說的語言風格不一致,雖極富畫面感,整體上綿密周到,貼近人物,但有的部分纏綿到密不透風,有的部分又是極疏淡的印象式筆法;有的是類型小說本身的限制,如為了照顧一般讀者的理解能力,該留白時藏鋒不夠;有的也確實是作者的個人局限,如前期為了吸引讀者而“開后宮”太多,以致影響結構的勻稱,后期因對思想力的要求太高,情節推動略有生硬。

然而,以上的苛評都是基于“名著期許”而言的,若以網絡類型小說的標準而論,《贅婿》無愧為歷史文的“大成之作”。其“大”在于規模閎闊,結構復雜。中國古典小說中,《紅樓夢》寫家宅,《水滸傳》寫江湖,《三國演義》寫天下。《贅婿》則以超長的篇幅和極大的抱負“囊括”之。從家宅起筆,后破家入江湖,再進于廟堂。并超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陳舊史觀,借革命歷史小說的勢能,探討早熟的中華文明,在穿越者的推動下是否有自我更新的可能。其“成”在于形象豐盈,情緒飽滿,語言妥帖。《贅婿》中真儒與俠女,偽士與小人,時代大潮中的各樣人等,無不畢肖,讓人留下印象的人物數以十計。作者更長于一點點積攢情緒,并在反復醞釀激蕩中將之推上巔峰,書中成功的大高潮便不止兩三處。以八年之功“苦更”一部如此成就的“練筆之作”,足以讓人對香蕉報以“大師作家”之厚望。

(執筆人:吉云飛)

priest《默讀》

【作者簡介】priest,晉江文學城“頂級大神”,2014年以來常居作者積分總榜榜首,被粉絲稱為“P大”“皮皮”“PP”“小甜甜”“女神”。自2007年起開始在晉江連載小說,但較為知名的作品多發表于2012年之后。代表作有《鎮魂》(2012)、《大哥》(2013)、《山河表里》(2014)、《殺破狼》(2015)、《有匪》(2015)、《默讀》(2016)和《殘次品》(2017)等。其中《鎮魂》已被改編為網劇,2018年6月放映后一度在社交網絡成為現象級的熱門話題。《默讀》《有匪》和《山河表里》等作品也已售出影視版權。

priest擅于宏大世界觀設定,橫跨玄幻、奇幻、機甲、武俠、刑偵和科幻多種類型,感受精微,格局大氣。《默讀》之后,更屢向經典文學致敬。在大都只擅寫感情關系和“小世界”的女頻作者中,顯示出異質性與超越性。

【作品簡介】《默讀》于2016年8月15日至2017年1月8日在晉江文學城連載,總字數約80萬字,是晉江“女性向”言情小說中口碑最高、傳播最廣的作品,引來很多圈外粉絲。

【故事梗概】《默讀》是一部刑偵言情類小說,故事由發生在燕城的五樁連環命案組成。肩負師傅遺愿的刑偵隊長駱聞舟和“犯罪專家”費渡聯手,從一起看似平常的打工少年拋尸案入手,逐漸挖掘出橫跨二十年的“畫冊計劃”系列懸案的真相。不僅將幕后犯罪集團繩之以法,也揭發了自詡正義的“朗誦者”所犯下的罪行。在破案過程中,費渡自幼年便深埋于心的精神創傷(母親因父親長期虐待而自殺)也獲得療救。

【類型標簽】刑偵 言情

【上榜理由】最具經典性的“女性向”類型小說,刑偵、言情雙類型佳作

【推薦詞】

priest是晉江的“扛鼎大神”,也是獲主流文學界認可度最高的“女性向”作家。《默讀》像一面旗幟,最適合安利給圈外讀者。它不但致敬名著還是名副其實的雙類型——刑偵和言情并駕齊驅,并且都達到一流水準。

《默讀》的情節線和感情線始終纏繞在一起,有時擰成了一股繩,但刑偵和言情兩個類型之間卻不是融合關系,也非簡單的拼貼,而是一種良性的耦合——彼此調用數據,卻不改寫對方的程序——這很像小說里的“強-強”愛情關系。從閱讀體驗上來看,情節線的氣氛過于陰慘,急需感情線的甜。但P大的甜,是甘蔗的甜,一絲一縷長在植物纖維里。如果習慣了被撒糖,難免覺得有點“柴”。P大召喚的讀者得有一副好牙口,愛“玫瑰”也愛“江山”。

priest的世界設定原本比大多數女頻作者要大,《默讀》因是現實題材,這個世界就更有現實主義文學意義上的現實感。她要處理的仍是女性的核心問題:被控制的人格、被禁錮的心靈如何能夠獲得自由和愛?但這個問題也是小說中掙扎著的男女老少的共同問題。并且,那些被侮辱和被損害的人,不再消極地等待被拯救,而是在拯救他人的過程中獲得自我拯救。《默讀》一類作品的出現標志著“女性向”小說的重大進步——經過了一個階段的自我滿足和自我療救,終于突破“圈地自萌”,在廣闊的地平線上,重新以人的姿態站了起來。

這是一篇頗為雅正的小說,如果有什么不滿足,就是有點過于雅正,顯得有點“板”。小說故事好,人物好,文筆好,但多少有點“寫論文”的味道。

《默讀》所圖甚大。它耦合的不僅是小說類型,也是商業類型小說和傳統意義上的“嚴肅小說”。五個串聯起的故事分別以《紅與黑》《洛麗塔》《麥克白》《基督山伯爵》《群魔》的主人公為章節名,五個典型人物的性格就是犯罪人的心理動因——這簡直是把名著當數據庫使用了,而刑偵小說的“寫什么”又可以像“問題小說”那樣直擊現實——如此一石三鳥、四兩撥千斤的設置,顯示了作家超越類型限制、打通文學資源的能力。

在此后的《殘次品》中,priest再次致敬《1984》《美麗新世界》。這絕非附庸風雅式的致敬,而是作為網絡時代的優秀作家站在前輩大師的肩膀上繼續前行。priest以創作實績挑戰著人們的刻板印象,誰說類型小說不能反映現實,不能探討嚴肅的人類命題?

(執筆人:邵燕君)

非天夜翔《二零一三》

【作者簡介】非天夜翔,80后,晉江文學城頂級大神。因曾在作者專欄中說“吃了一個好吃的雞蛋,請不要對母雞產生太多興趣”而被昵稱為“母雞”,也被粉絲稱作“肥田”“主公”“小非哥”。2008年開始連載作品,至今創作長篇小說近三十部。寫作類型多樣,從早期的西方奇幻、穿越歷史、科幻、網游,到近年的都市奇幻、東方奇幻,非天夜翔的多部作品都引領了女頻網文的類型潮流:《二零一三》(2011)開“末世喪尸文”之先河,《金牌助理》(2014)引領了“后凈網時代”的“娛樂圈文”風潮,《國家一級注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2015)則是都市奇幻類型的集大成者。其作品常被讀者形容為有電影級畫面感,已有十余部售出影視版權。

【作品簡介】《二零一三》于2011年8月1日至2011年9月16日在晉江文學城連載,總字數約45萬,掀起了晉江2012年的末世文大潮。2013年6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出版名改為《末日曙光》。2014年6月,知名cosplay團體“黑天工作室”推出《末日曙光》主題cos集《終焉之戰》。2017年10月騰訊漫畫、快看漫畫同步推出《末日曙光》改編網絡漫畫《畫手:銀狐之殤》,2018年5月20日騰訊漫畫推出《末日曙光》改編動畫。

【故事梗概】 2013年,喪尸病毒在世界范圍全面爆發,幸存的人類迅速建起防線,展開一場大規模保衛戰,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的到來。機械設計院研究生劉硯與退伍特種兵蒙烽共同在末世中浴血求生,帶領路途中結識的伙伴退守至最后的保留地,隨后再次踏上人類反擊之旅。經過慘烈的戰斗和痛苦的犧牲,人類最終迎來了長夜之后的曙光。

【類型標簽】末世 科幻

【上榜理由】非天夜翔的“封神”之作,“末世喪尸”類文的開山作

【推薦詞】

末世降臨,喪尸潮爆發,整個世界的顛覆,似乎就是為了成就兩個人的愛情——哪怕天崩地裂,只要彼此相守,這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也是大多數女頻文的寫法。然而在《二零一三》中,非天夜翔敘寫的卻是在傾覆的世界如何重建文明。在這個過程中,各個獨立個體之間的關系也一點點展開:親情、友情、愛情,破碎的信念在灰燼中重生。

非天夜翔以電影級的世界設定見長,《二零一三》最令讀者印象深刻的便是一幅幅科幻大片式的末日圖景。他也擅長寫人物,尤其是人物群像。主角們或如劉硯,機智聰慧、赤子之心的青澀少年,磕磕絆絆地成長;或如蒙烽,武力冠絕的“莽夫”英雄,在碰壁中與庸常世界緩步和解。他們攜帶的人性之光和劣根性真實而坦然,如鄰家男孩般親切。此外,還有許多代表著不同的立場和價值觀、有血有肉的“人”:叢林法則的信奉者林木森,絕對的愛國主義者賴杰,犯過錯然后用生命贖罪的犧牲者聞且歌……這“人山人海的炮灰中,幾張明媚的臉孔”沒有一人是為主角“傾城之戀”的“關系”而寫,他們是唯有關切“世界”的作者筆下才會自然流露的關懷和浪漫。活生生的英雄或梟雄,像一團烈火,燃起了對“家國”“大義”已經失去興趣的讀者深藏的熱血;又像一記重錘,敲響在沉迷愛情敘事的讀者耳畔,叫醒她們——有溫度、有重量、會犯錯,這才是真正的世界,這才是真正的“人”!

正因如此,非天夜翔和《二零一三》是“女性向”世界中的一面鏡子,女性望著它,能看到性別的天塹、男兒的熱血,也能接過它傳遞過來的新鮮類型元素,鍛造成下一個愛情故事華麗的外殼——從“末世”“科幻”“網游”到“都市奇幻”“東方奇幻”,非天不斷引領著女頻類型的創新。更重要的是,在從“女人”到“人”的自我突破中,她們時不時地瞥見這面鏡子,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非天深受好萊塢大片等影視化流行作品的影響,優長在此,短板亦在此。電影級的畫面填補了在核心科幻設定上的不足,史詩的悲壯感也掩飾了價值觀探討如空中樓閣般的不能落地。近年來,非天的創作逐漸偏向影視編劇和IP訂制,著力于語言文字與影像畫面的轉換,讀小說如看電影的看家絕活越發精進,卻更像是炫技,失去了當年的天真赤誠和開疆拓土的魄力。或許《二零一三》于非天自己而言,也是一面鏡子,透過它,才能找回創作之初,對世界和人類無限的探索和希冀。

(執筆人:肖映萱)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