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寫京劇評論必須著眼于它的“唱”

來源:文藝報 | 史震己  2019年06月17日08:31

記得在央視戲曲頻道的一個節目中,主持人問一位京劇名家:對戲諺“千斤話白四兩唱”應如何理解,這位名家答曰:它充分說明念白的“重要性”。予謂此言差矣。此諺是將“念”與“唱”對比著說的,“千斤”與“四兩”的比重是何等懸殊,如果“念”的“重要性”有“千斤”之重而“唱”只有“四兩”,那么“唱”豈不是無足輕重了?實際上在京劇“四功”中,“唱”還是居于首位的。此諺意在強調,相對來說“念”比“唱”更難掌握,這正是票友們普遍的怕“念”不怕“唱”的原因。

一部新戲,劇本寫得再好而無好的唱腔,也是難以立得住腳的。因此,寫京劇評論,也必須著眼于它的唱腔,否則就與評論一部話劇或影視劇沒什么區別了。

2016年尚音愛樂首發一篇文章,題目叫《京劇亂吃藥,想不死也難》,迄今尚有許多平臺在轉發。這是一篇真正懂京劇的人撰寫的評論。該文認為,京劇是“以唱為主的藝術”,其本質就是“賣唱”,決定其生死存亡的是唱腔。近若干年來,新編京劇為數不少,但大多在演出一兩場獲取個什么獎項之后,即刀槍入庫,馬放南山,銷聲匿跡了,不僅沒有劇團搬演,連一個唱段都無人傳唱,即便是當年曾轟動一時、獲獎無數的《曹操與楊修》也難以擺脫這樣的命運。其中的一個唱段倒是有一人在傳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此人正是該劇的主演尚長榮先生自己。翁偶虹先生是公認的編劇大家,他一生寫戲百余出,也大多湮滅無存,唯《鎖麟囊》久演不衰并廣為傳唱,劇本固然好,但主要還是有賴于程硯秋先生利用一年多時間研磨出來的膾炙人口的程派唱腔。該文作者還富有深意地說:“我非常厭惡樣板戲,卻非常欣賞樣板戲的唱腔。”其中尤其是《紅燈記》《沙家浜》《智取威虎山》三劇的唱腔,是由李少春、劉吉典、李慕良、于會泳等行家里手編創整合的,如果它也像現在某些新戲的唱腔那樣不倫不類、非驢非馬,也不可能至今還有許多人在傳唱。該文強調,沒有人追摹學唱的劇目,必定曇花一現,已為近200年的京劇發展史所證實。

我們再看一篇評論京劇《北平無戰事》的文章。筆者沒看過《北平無戰事》的劇本和演出,無意全面評價這篇劇評的優劣,但根據作者評價該劇唱腔的一句話,即可推測出他并不熟悉京劇的唱腔。文章說:“一段‘反二黃’,接‘慢板’,再接‘原板’,唱出了過往的艱辛……”讓人莫名其妙。京劇的腔調有二黃、反二黃、西皮、反西皮、四平調、南梆子、高撥子等,每種腔調又包含有各種板式(多少不等)。“反二黃”中有導板、回龍、原板、慢板、快三眼、散板、搖板等板式,你只說演員唱了一段反二黃,他唱的是反二黃中的哪種板式呢?另外,二黃、西皮、四平調、反二黃都有原板和慢板,南梆子、高撥子也都有原板,演員唱完反二黃(不知什么板式)又接慢板,再接原板,這又是哪種腔調的慢板和原板呢?把概念不同的反二黃(腔調)和慢板、原板(板式)并列起來,是完全錯誤的,這樣的京劇劇評只能叫人越看越糊涂。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