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真實地面對生活才能真實地創造生活 ——弘揚核心價值觀需呼喚現實主義文藝精神

來源:文藝報 | 王純菲  2019年06月17日08:42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講話》)中倡導文藝為“時”而作、為人民而作,而這樣的文藝當首推現實主義文藝;同時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社會主義文藝應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是文藝為時而作的具體內容。于是,現實主義文藝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文藝為時為民而作上獲得了有機聯系。當下文學藝術領域審美趣味以娛樂、消費為突出特征,低俗媚俗的作品盈目充耳,這種狀況的文藝難以承擔習近平總書記《講話》中所賦予的“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的歷史重任,更難以承擔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時代呼喚。如何扭轉當下的文藝創作狀況?如何使文藝創作與時代發展同步并成為展揚核心價值觀的精神旗幟?這個答案其實已歷史地給出,即以生活的本來樣子揭示生活本質,用社會主義發展的真理力量激勵時代和人民,而這就是現實主義創作的文藝精神。

擔弘揚核心價值觀的時代之任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24字的核心價值觀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內核,體現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根本性質和基本特征,它的精神旨歸即是通過社會與個人對核心價值觀的認同創建一個平等、自由、和諧的社會,這一精神旨歸也是它的現實目標。黨的十八大報告,高度強調對核心價值觀的倡導,十九大報告再次重申“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社會發展各方面,轉化為人們的情感認同和行為習慣”,使弘揚核心價值觀成為中國進行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有效措施,成為新時代凝聚民族精神、實現中國夢的時代所舉。從文藝角度領會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則它是對當下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實踐與生活實踐的本質概括與真實性概括,這正是歷史由來的現實主義精神當下化的宗旨所在。

毋容置疑,核心價值觀的再三倡導在于現實的缺失,有缺失方需弘揚。而造成核心價值觀在現實中尚有缺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文藝創作遠離生活真實、遠離生活發展真實的傾向,顯然是原因之一。文藝與大眾生活密切相關,應是真實地反映生活并進而弘揚核心價值觀的重要陣地,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指出“廣大文藝工作者要把握時代脈搏,承擔時代使命,聆聽時代聲音,勇于回答時代課題”。而能夠承擔時代重任的文藝不可能是娛樂至上的消費文藝,當然也不可能是孤芳自賞的小“我”文藝。這是因為獲知真實與真理雖然令人愉快,但愉悅亦即娛樂在真實與真理之外還有非真實與非真理的東西;而個人的孤芳自賞本身就是文藝的迷失,真正的文藝永遠是非個人的。而繁榮于19世紀至20世紀初的西方現實主義,以及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后很長一段時間的現實主義,則一直堅持真實與真理的取向。在中國革命歷史中,每到革命的關鍵時刻都能見出現實主義文藝的作用,五四時期,以現實主義為主體創作的文學革命的興起;上世紀30年代民族救亡關鍵時刻,中國左聯對現實主義藝術的大力推崇,都促使文藝與中國革命歷史現實、與民族國家命運同頻共振,使之成為推進中國革命進程的有生力量。現實主義之所以具有這樣的力量,在于現實主義不僅是一種創作方法,更是一種文藝精神,它以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與唯物主義認識論為理論基石,以直面現實生活、認識與表現現實生活實質與規律為己任,具有作用于生活、推動于歷史的作用。正因如此,恩格斯曾高度評價巴爾扎克的創作,說他一部《人間喜劇》提供了法國社會特別是巴黎上流社會的卓越的現實主義歷史;列寧也曾高度贊賞托爾斯泰,稱他是“最清醒的現實主義者”,“是俄國革命的鏡子”。因而,面對弘揚核心價值觀的時代任務,文藝重振被消費娛樂文化淡化的現實主義文藝精神,正成為時代的呼喚。

弘揚核心價值觀的時代之力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24字方針,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綜合了各方面吁求利益與發展利益的概括,據中國現實而確定,包含著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社會層面的價值取向與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就現實的可落實性與推進性而言,它具有現實性、批判性、超越性的屬性。現實性是指它是針對中國歷史文化精神與現實中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狀況的總結,不是憑空想象,而是根植于現實,生發于現實;批判性是指核心價值觀的提出包含著對違背核心價值觀的社會現象甚至是社會亂象的批判,核心價值觀為社會認可、接受的過程即是批判與遠離社會不良傾向、不良風氣的過程,是相對批判對象有針對性的確立;超越性是指核心價值觀體現著社會理想,是中國夢實現的目標,它超越于現實,又指引著現實,承載著中國社會未來的美好愿景。核心價值觀所包含的關乎民族精神、國家形象的扎實內容即是新時代要張揚倡導的內容,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切實有力的目標定位。

與其他文學藝術創作相比,現實主義創作是切合并能助力于新時代核心價值觀弘揚的文藝形式,這是因為現實性、批判性與超越性亦是現實主義創作的藝術特征。其一,作為一種文學藝術創作的原則與方法,現實主義揚棄個人化私語,擯棄低俗表現,拒絕商業化運作,以濃厚的人文情懷去表現人的現實生存狀況,去探討人的內心世界,把脈時代的走向。現實主義的現實性對于同樣扎根于中國現實而提煉的核心價值觀的弘揚,具有得之于歷史的優勢。其二,現實主義作品在表現本質、規律、歷史必然性的真實性要求下,必然以此真實性為尺度對錯綜復雜的社會生活現象進行冷靜的思考與判斷,對非本質非規律非歷史必然的生活丑陋現象進行批判,同時也對虛幻的各種生活表象進行批判。批判性是現實主義文藝的重要屬性,是文學的價值體現,它依賴于作家對歷史與現實負責的精神與“鐵肩擔道義”的道德勇氣。當下對于核心價值觀的弘揚很重要的一個維度,即是對違背核心價值觀現象的批判。其三,現實主義文藝是具有超越性的文藝,它的超越性直指社會理想,因此這種超越性與社會核心價值觀蘊含的社會理想愿景相契合。習近平總書記說:“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而實現這個目標,必須高度重視和充分發揮文藝和文藝工作者的重要作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即是核心價值觀所規劃的目標,建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真實與現實真實的基礎上。在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邁進的時代,讓扎根于中國現實又具有超越性的現實主義文藝發揮其作用,應該說適逢其時。

展弘揚核心價值觀的時代之風

習近平總書記說:“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文藝之所以有這樣的作用,在于文藝能以感人至深的人物形象,細致入微的敘事描寫,“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般地浸染人的情志。凝聚中國精神的核心價值觀宣揚,需要“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講話》) 的文藝,對此,現實主義文藝則首當其沖。

塑造典型環境下的典型人物是經典現實主義理論的重要內容。關于典型人物,一個核心性標準便是普遍性與個性的有機統一。在這個標準中,個性的自然性及變化的延續性自不必說,個性的社會性決定典型人物必須在作品的具體情境中獲得,這具體情境是個性人物形成并展示其中的具體的生活情境,而這樣的生活情境又必打著典型人物所處歷史的時代印記。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離不開中國社會主義建設與發展的現實生活的真實狀況,而這種真實狀況均由作為人民的社會主義的建設者們承擔,他們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承擔者與體現者,顯然這些承擔者與體現者的文藝表現是現實主義的。在文藝中永存的典型人物,也在現實中人們的精神中永存。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以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去塑造體現核心價值觀的典型人物深入人心,核心價值觀也必深入人心。當然,現實主義典型形象的塑造不僅僅指正面形象,但正是在不同人物的塑造中,人們得以在栩栩如生的形象中明辨是非,知曉曲直。

細節的真實描寫也是經典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現實生活由一系列細節構成,細節,無論是人的行為細節、穿著修飾細節、言談細節、心理細節、人際交往細節,還是各種環境細節,都屬于可以不斷細化的具體生活形態。現實生活的種種細節,總是不同生活系統的具體體現,受制于各自的系統性,正因為生活細節總是系統性細節,生活才在細節中井然有序地展開。文學歸根結底是生活的反映與表現,因此生活的細節構成也就規定著文學的細節構成。文學細節同樣具有系統性,這系統性在現實主義寫作中,體現為生活系統性的文學遵循。盡管文學中的生活系統性是虛擬的,但兩者之間保持著相似關系,這也是現實主義真實性的體現。真實的細節是文學打動人心的保證。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弘揚不僅是理論上的宣傳,更在于細致入微的滲透。一個場景、一個舉動、一個眼神、一句話語都可能傳達出或正或邪的意味,而往往這樣的細節更具有滲透力,更以其具體性、形象性深入人心,令人難以忘懷。現實主義文學能給人留下生活真實的深刻印象,是生活真實與藝術真實的統一,與其具體而形象地描繪生活的真實性細節相關,用這樣的方法展揚文學創作中的核心價值觀,利于人們在對以生活的真實樣式提煉的細節描繪的感同身受中接受核心價值觀的精髓,現實主義細節具有弘揚核心價值觀時代之風的效力。

(本文系遼寧省社科基金重點項目:重振現實主義——文學藝術弘揚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命題階段性成果)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