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魏紫的春天》:時間開出的花兒

來源:文藝報 | 王蘇  2019年06月17日09:05

好的現實題材小說能夠直達人心,讓人動容。《魏紫的春天》的作者吳夢川是一個低調潛心寫作的人,她沒有當下一些寫作者的世俗與浮躁,而是安安靜靜踏踏實實地寫每一篇文、每一本書。正因為如此,她的作品談不上高產,但是絕對稱得上高質量。

從2011年起,“花朵”系列已經出版了三部,《完美的花朵》《尖叫的海棠》《淡白的古果》,都因為其內容的深刻、文筆的優美而獲得很好的反饋。最新出版的《魏紫的春天》是一部別具特色的少年成長小說,彌漫著濃濃的文藝氣息和懸疑感,詩性的語言讓作品讀起來很有韻味,短句短章的設置也很適合少年兒童讀者閱讀,情節安排收放自如。

小說開篇就描述了一番綺麗神奇的場景:幼年時的“我”走進開滿鮮花的山谷,遇到了美麗的神鳥。想象還是真實?鳳凰還是山雞?開篇就讓讀者有了大大的問號,從而一口氣地看下去。看似復雜的故事在作者筆下卻顯得輕巧靈動。以“我”為視角的敘述繁簡得當,主線魏紫、青鸞的故事寫得細致入微,輔線夕顏、小姨、媽媽等的故事甚為收斂,點到為止,卻能讓人體會到文字背后的種種深意。

吳夢川說自己的成長書寫有一個最大的特征,就是內向的,自外而內,指向內部和核心,喜歡探索人的內心世界、心理世界、精神世界。確實,“花朵”系列一直都在探索少年成長的內心精神世界,探索成長的各種可能性,也許每一個故事本身并沒有太強的波瀾和跌宕,但卻都有一個宏大的內在心理架構,整個敘事都是靠細節和心理活動去緩慢從容推進的。這種創作風格在當下兒童成長故事的書寫中是頗具匠心且有意義的,能夠探討更為深邃的成長問題。在表現人性的真與善時,傳統的方式常常是通過一些具體時間將它們描述出來,也就是講述一個故事,達到文以載道、教化育人的目的;而吳夢川的創作,則是讓書中的人物帶著你去尋找,沿著他的足跡倒著往回走,尋找他們的童年、他們的內心。

《魏紫的春天》主題是探索暴力世界以及暴力世界中的溫情,探索暴力對成長的影響,以及如何消解這個世界的暴力,尤其是家庭生活中的冷暴力。故事里的三個主人公:魏紫、青鸞、夕顏,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背景,即問題家庭,這是外部世界帶給他們內心動蕩不安的深層因素。魏紫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五歲時曾被母親暴力體罰,從此心里留下陰影,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她的親生孩子;青鸞是生母曾經拋棄過的孩子,跟隨養父長大,當他重新回到生母身邊,他的人格和記憶就分裂了;夕顏生活在父母長期冷戰的家庭環境中,一直盼望能夠從這種冷暴力中解脫出來,但當解脫真正來臨時,她卻不知何去何從。

這樣的設定很當下,反映了當今社會中較為常見的社會問題、家庭問題,從而能夠引發更多的思考。通過魏紫的故事,我們看到童年時的那頓暴打,帶來的傷痛絕不僅僅是魏紫身體上的,而更深遠的影響則是在媽媽和女兒心里都埋下了懼怕、自責與冷漠的陰影,而這一切的化解方法只能靠自己,放棄冷漠,放棄暴力,以溫柔待世界,世界亦溫柔。所有人只有放下,放下怨恨和猜忌,努力去和這個世界溝通,達成和解,我們的心靈才能得到真正的拯救和救贖,獲得滿滿的正能量,擁有真正的屬于自己的溫暖春天,從而完成自己的成長。

這種“放下”并不是強加于人的,而是通過成長一步步自我意識的覺醒,這樣的成長才是真正意義的心智情感上的成長,而這也正是這部作品最為精彩、最為可貴的地方。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