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俞勝散文集《蒲公英的種子》:恬淡的心 靈動的文

來源:文藝報 | 華小克  2019年06月17日08:38

俞勝散文集《蒲公英的種子》從書中的第一篇文章《故鄉的柳》就讓我興奮起來。開篇文字寫的是長江堤邊的景色:“平常的年景,翻過堤,要再往前走半里路,才能看見不盡的長江。”“翻過堤”三個字,讓我知道俞勝肯定在少年時期,與小伙伴們經常你追我趕地“翻過堤”奔長江而去,這表明他是在鄉村長大的。

鄉村的孩子因玩耍致晚,或走親戚夜歸,在鄉道上仰臉看閃爍的星星,看月亮的圓缺,心緒會長出無數個翅膀,想象流星雨會落到哪里,宇宙還有哪些未知的秘密;春天遍野的鮮花,秋天一眼望不到邊的稻浪,也會一瞬間讓歡喜蕩上心頭。當這種來自天空、大地的感觀刺激,與一個個成長的日子相伴,大自然的氣息成為作家血脈的一部分營養,無論之后的生存環境怎樣變化,不僅不會抽離出去,還會生發出更為深刻的思考,創作的文章中必然具有一份恬淡,一份靈秀,一份巧思,讀來備感身心愉悅。

一篇篇地讀下去,俞勝所寫的一什一物、一鳥一畜,都生動如在身邊,可感可觸。如果把觀察力比作作家手中的一根針,俞勝便用它對著生活的焦點、疑點、亮點進行扎、穿、挑,提起來成為一串串靈動的文字。生活中的細枝末節、江南的秀麗風光、名勝古跡的人文背景,不僅意味深長,也展現出悠久的歷史文化魅力。

“人在京城”這一輯中,有篇《東北人的“吃”》,我讀給全家人欣賞,聽著聽著愛人和孩子都笑得前仰后合。俞勝在這篇文章中,把東北人“煮大茄子”的吃法寫出了愛情的成敗,寫出了女人的性格差異,也寫出了作家自身與“岳家”求同存異的細密心思,真是難得的集大成之作。這篇文章只是“載趣”的一個代表,整本書中這種寫法不勝枚舉。

如果只讀出俞勝散文的趣味性,而沒有發現背后掩藏的哲思,就不能說是完成了視角深入的閱讀。《秋是一點一點來的》主要是寫身在京城怎樣一點點感受秋天的到來。而耐人尋味的是開篇這句話:“你可知道,秋是一點一點來的,是憑著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來的。”這種非常淺白的表述,寫出了內心求進的核心意識,不免讓人聯想到,在大都市打拼的人,哪一點成功不是通過一點一點的努力而來呢?物我相通的鏈接、現實與自然的吻合,就是這樣以最平實、最簡單的句子點綴出來了。俞勝在寫眾貓奔入自家小院時,引發關于“惡”與“罪”的分析;寫觀看地方戲演出時,道出了藝術表現的“不完美”卻能更接地氣的道理。辨思性使文章做到了輕而不浮,寓簡于理。

俞勝散文的語言特色,主要表現在不生硬、不造作,更無焦躁之感。如果口語化的表達恰到好處,也不追求更顯文采的語句,讀起來不會產生強求“出彩”所帶來的生澀怪僻,或因辭不達意造成的語意偏離,這種“恰到好處”的表達,在目光順暢之時,也形成了理解上的無礙通過。

俞勝的另一個語言特色是喜歡用問句結尾。有時自問,有時他問。他問時,感覺是與他正走在小路上邊走邊談,忽然看見遠處出現了若隱若現的景色,他對你說:“你看看那里是什么?”說完卻不回答,留下你對著前面的風光癡癡地想。自問時,相對簡潔一些。很嚴肅地提出“我從哪里來”、“我是誰”這種頗具哲學意味的命題,使你對文章的理解走入費解或無解之境。

大自然“日月星云風雨雪,山河湖水樹花果”的千變萬化,以高頻率刺激作家在童年時期的神經,鍛造了敏銳的觀察力和感受力,俞勝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相信他在今后的散文創作中,會將這種觀察力和感受力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創作出更多讓讀者喜愛的散文作品。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