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長篇報告文學《天路淮軍》淮安首發 

來源:中國江蘇網 | 王宛璐  2019年06月17日08:44

《天路淮軍》在淮安正式首發。(王宛璐 攝)

“那條路上,他們把人間所有的苦都吃盡了……”這是一段淮安籍老兵在天山奮戰的青春歲月,這是一幅人民英雄為人民的“群像譜”,這是一首值得被傳揚的時代贊歌。16日下午,長篇報告文學《天路淮軍》首發式暨作品研討會在江蘇淮安舉行。

859名淮兵將最好的青春獻給天山

三個月沒有一兩油,饅頭總是“硬疙瘩”,戰士臉上的皮退了一層又一層……在海拔三千米的地方修筑一條全長561公里的公路,這是一段怎樣的歲月?淮安籍老兵葉玉昶的講述將時間指針撥回到50年前。“在高原修路就是個時間賽跑,當時我們施工三班倒, 一個排進洞干8個小時,打眼、放炮、搬運石碴、安裝模板澆筑混凝土……每天的工作量排得滿滿的。”葉玉昶回憶道,雖說他們是解放軍,但當時干的更多是泥瓦工的活,惡劣的天氣和復雜的地形成了“攔路虎”,雪崩、塌方也無情地奪走了百余位戰友的年輕生命。

“我們作為新兵連下到部隊,當時都是18-20歲左右,在天山這一干就是十年。”葉玉昶說,他們將最好的青春獻給了獨庫公路。而今,這條路成為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戰備路、致富路、旅游路、幸福路。葉玉昶和戰友們交出了他們用熱血和汗水書寫的“答卷”,也將天山精神帶回了家鄉淮安。他說:“我特別感謝兩位作者把我們淮安859名老兵在新疆天山浴血奮戰,塵封了五十年的故事挖掘出來,也讓在天山獨庫公路建設中獻身的烈士和在施工過程中形成的天山精神得以紀錄和傳承。”

這是一部人民英雄為人民的“群像譜”

“今天見到這些老兵,我真是特別激動。1979年,我作為基建工程兵新聞干事就到過天山,去采訪過!”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在研討會上動情地說:“李斌奎的《天山深處的“大兵”》曾影響了我們一代人。在天山上,我看到在寒冷的氣候中,出操的戰士們用跑步來克服寒冷,精神抖擻地迎接初升的太陽。在《天路淮軍》中,我看到了859名淮安兵的英雄群譜,看到了優秀共產黨人的初心!”

何建明說,這支部隊曾經不為人知,但這本書將塵封的歷史翻開,讓時代的英雄不被忘卻。“這是一支用生命和鮮血染紅的隊伍,這是一部反映時代的英雄贊歌,這是一幅人民英雄為人民的群像譜,這是一部閃耀著共產黨人初心光芒的作品。” 何建明對于《天路淮軍》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他表示,書中的這些感人故事和老兵們的動情講述,還原了那個時代的模樣,也給予當代人豐厚地精神食糧。

“搶救式”采訪報道讓歷史不被遺忘

“半個世紀前的一天,一個縣有800多名戰士同一天入伍,同在一個團當兵。他們共同奔赴邊疆,首戰內蒙,轉戰冀鄂,十年決戰天山,用生命和熱血抒寫了一段人間奇跡。”淮安市淮安區作家協會主席于兆文作為《天路淮軍》第一作者,講述了該書創作的心路歷程。“2017年8月,我的老師余滔和企業家黃學洪先生赴新疆天山考察,發現了四名淮安籍烈士長眠在獨庫公路喬爾瑪烈士陵園,回到淮安后,他們在找尋烈士家屬過程中了解到,當時共有八百多名淮軍參與六天山公路的修建。”于兆文說,得知這一情況后,他決定走上尋訪之路,以文字還原那段被遺忘的歲月。

隨后的半年時間,于兆文一行去天山,去軍隊,去城市,去農村,尋訪當年的老兵和戰友,共采訪了150余名老兵。“我們在采訪中了解到,當時這支隊伍有859名戰士,目前在世的約600多人,平均年齡70歲左右。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場搶救性的采訪創作,如果再過20年,這段歷史也許就無法再被挖掘。”于兆文告訴記者,采訪的過程中,記不得多少次,老兵回憶往事痛哭流涕,他們也跟著落淚。老兵們拉著他們的手,發自肺腑地述說對這本書的期待。于兆文說:“五十年了,沒有人走近他們,沒有人提起他們,他們選擇的是沉默,我們要做的是,讓他們的精神被記住,被傳承。”

半個世紀前,淮軍在天山修筑了獨庫公路,也為當代人在精神上修了一條路。“八百淮軍”的英雄壯舉是取之不竭的精神源泉和力量所在,有著巨大的現實價值和深遠意義。據悉,長篇報告文學《天路淮軍》全篇24萬字,系江蘇省作家協會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重大題材文學作品創作工程”項目。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