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云中錦書 傳郵萬里 國脈所系 ——《國脈:誰寄錦書來》首發式暨研討會舉行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陳澤宇  2019年06月17日07:00

首發式現場

6月13日,《國脈:誰寄錦書來》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中國郵政集團公司舉行,會議由人民文學出版社、貴州人民出版社聯合主辦。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閻晶明,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常務副理事長、中國圖書評論學會會長鄔書林,中國出版集團黨組成員、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巖,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康寧,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臧永清,貴州人民出版社社長王旭出席開幕式。

《國脈:誰寄錦書來》,汪一洋著,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小說作者汪一洋(本名汪洋),為貴州省首批對外傳播智庫專家,已出版《洋嫁》《在疼痛中奔跑》《永不放棄自己》等作品,曾獲“第三屆中國女性文學獎”、美國國會“杰出華人作家獎”、“烏江文學獎”、貴州“青年作家突出貢獻獎”等。《國脈:誰寄錦書來》小說名語出周恩來同志為郵政人的題詞“傳郵萬里,國脈所系”,小說筆力聚焦中國郵政締造歷程,以郵政工人秦鴻瑞的成長歷程為線索,以波瀾壯闊的工人運動為主軸,串連五卅運動、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九一八事變、一?二八淞滬抗戰等一系列重要歷史事件,徐徐展開從清末民初至新中國建立的郵政故事,再現了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斗爭場面。有論者認為,該書勾勒了中國近代社會發展演變的歷史進程,譜寫了一部中國郵政史和工運史。作者以簡潔的文筆、宏闊的視野、生動的故事,精心塑造了秦鴻瑞、方執一、鄭開先等幾個郵工出身的工運旗手形象,通過三人不同道路的選擇,揭示了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的歷史必然性,為締造新中國的優秀中華兒女譜寫了一曲正氣浩然的民族史詩。小說于近日獲貴州省第十五屆“五個一工程”獎。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閻晶明

閻晶明在致辭時表示,《國脈:誰寄錦書來》書寫了中國郵政從草創之初到建國前夕波瀾壯闊又艱難曲折的歷史,是作者汪一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成果。閻晶明談到,作家和郵政之間存在著非常緊密的聯系,可謂“說不完的關系”。在電子郵件出現之前,作家的投稿、發表、與編輯的通信都是通過郵政完成的,甚至通過分析某部作品投稿與發表之間的時間間隔,可以收獲很多細微的心得。閻晶明認為,在網絡時代的今天,作家與編輯之間的聯絡往往通過短信、電話、微信,而手稿、書信等更珍貴的歷史資料正在陸續退出歷史舞臺,“所以‘誰寄錦書來’的話題在當下意味深長,也特別有歷史感。”

鄔書林在致辭中說,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作家們用文學語言講述新中國“從哪里來”、“到哪里去”具有不同凡響的意義。“《國脈:誰寄錦書來》把中國“從哪里來”的一段歷史生動翔實地寫了出來,有利于我們在當下對中國的近現代史重新回顧。”鄔書林認為,作者著眼于大場景,把郵政發展與社會變遷聯系在一起,于大處、小處、細處都寫得很深入。

“傳郵萬里,國脈所系”,康寧感慨道,中國郵政已經走過了120年的歷程,120多年來中國郵政始終與國家命運緊密相連,與時代脈搏同頻共震。時至今日,中國郵政已經從傳統的郵政企業發展成為經營郵政基礎性業務、現代金融業務、現代快遞物流業和電子商務的企業集團,伴隨新中國七十年的偉大變革,中國郵政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李巖談到,《國脈:誰寄錦書來》以宏闊的歷史視野、深厚的社會生活基礎、生動的藝術表現力,展現了新中國郵政偉大的締造歷程,書寫了郵政人的理想信念、家國情懷,描繪了郵政工人蕩氣回腸的斗爭畫面,為百年中國郵政譜寫了一曲不忘初心、百折不撓、奮發向上的壯麗凱歌,也表現了中華民族在特定時期進行歷史選擇的思想高度、文化深度。

臧永清認為,《國脈:誰寄錦書來》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在中國當代紅色歷史題材小說領域中涌現出的新亮點,具有填補空白的價值。“第一是小說中郵政、工運兩條線索交織來勾勒中國社會歷史進程,揭示黨的領導的必然性。第二是,小說描繪了郵政工人蕩氣回腸的斗爭畫面,突出了黨領導下的工會組織的重要作用。”

研討會現場

開幕式后,評論家何鎮邦、賀紹俊、張陵、李朝全、張檸、吳子林、張莉、岳雯、叢治辰等專家學者對作品進行了深入研討,研討會由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應紅主持。

張陵談到,《國脈:誰寄錦書來》是一部“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的小說。所謂“入乎其內”指小說對以郵政行業為主線的現代史非常了解,作家寫作過程中不斷進行史料查詢、采訪訪談,并融入舊上海的城市景觀。而“出乎其外”則指完成了一系列的調查研究之后,作家跳出史料,跳出歷史演義的圈套,重新以文學家的身份出現,為小說的鋪陳與細節提供了豐沛的想象力。張陵認為,這部小說采用了中國傳統文學敘事中“桃園三結義”的結構,雖然隨著故事的發展,人物隱顯關系有所變化,但始終存在著“三兄弟”的形象,并通過三個主要男性人物形象結構小說,工運、幫會、黨派之間的不同線索彼此串聯,兒女情長寓宏大歷史之中,形成了穩定的小說結構。

叢治辰對這部小說的行業小說屬性高度認同,在他看來“寫一個行業最好的辦法是不寫這個行業,讓行業成為一個標簽,通過書寫行業中個體的日常生活,從而把這個行業的精神內在化”。《國脈:誰寄錦書來》不直接寫郵政業務,而重點書寫家國情懷和個人情愛,反而寫出了郵政業與一代郵政人的精神所在。叢治辰認為,《國脈:誰寄錦書來》不僅在內容上完成了行業書寫,同時在形式上也別具新意,用大量的書信串聯起小說,真正做到了把行業特性寫進小說形式。

“我恰恰不覺得這是一個行業小說,”在岳雯看來,《國脈:誰寄錦書來》承擔著比一般行業小說更重要的使命,“安德森在《想象的共同體》里說,印刷術的興起使想象的共同體形成,實踐層面上正是因為有了郵政這樣一個功能性的存在,宛如一條血脈,流進國家的每一個細微之處。”岳雯說,郵政不僅是一個行業層面的問題,同時,中國郵政的興起與中華民族近代史上民族國家的形成息息相關,我們通過這本小說回到歷史原點,從而真正發現郵政業超越行業的意義價值。“這部小說如同歷史長河上的一片樹葉,它不一定能對應到歷史上的具體點,但已經把各種有可能發生的脈絡都清晰地提示了出來。”岳雯認為,一部優秀的歷史小說要做到大事不虛、小事不拘,從細處著眼,提示讀者們進入歷史的不同路徑。

與會專家認為,《國脈:誰寄錦書來》從郵政行業切入,以工人運動為主線,描述締造新中國的偉大斗爭,題材上具有新意、填補空白。小說以宏大的歷史場景為舞臺,以社會進步力量和歷史前進方向為引導,以小說家的豐富的想象力、嫻熟的技巧,導演出一幕幕時代與人性、歷史與命運、理想與奮斗、愛情與信念的跌宕起伏的故事。

作家汪一洋

據了解,作家汪一洋還將繼續關注郵政題材,《國脈:誰寄錦書來》姊妹篇《國脈:八千里路云和月》正在創作中,新的小說將延續前作,書寫百年郵政下半場的傳奇歷程。(陳澤宇)

(照片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提供)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