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青春之歌》:鮮紅的時代底色

來源:解放軍報 | 黎澤民 云利孝  2019年06月15日07:25

《青春之歌》是當代文學史上第一部描寫學生運動、塑造革命知識分子形象和成長命運的優秀長篇小說。1914年9月,女作家楊沫出生于北京一個沒落的官僚地主家庭,曾在河北省定縣等地教書,后又在北京做過家庭教師和書店店員,在此期間接觸了馬克思主義思想,并加入了共產黨。《青春之歌》正是以“九一八”到“一二·九”這一歷史時期為背景,以學生運動為主線,成功地塑造了林道靜這一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覺醒、成長的革命青年的典型形象。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東北蓄意制造并發動侵華戰爭。此時的中國,封建地主階級仍在壓迫貧苦的農民,有的成了資本家,謀求自身的安逸與穩定,在政治上尋求自保。帝國主義扶植下的各派勢力戰爭連連,國民黨反動勢力連年的“剿共”政策給這片土地又添加了白色恐怖。處在社會動蕩期的廣大青年,或堅定、或彷徨、或積極、或消沉、或奮起、或逃避。

一位出身封建地主家庭的學生林道靜,用兩次“離家出走”追尋理想道路。第一次出走,是為了逃離封建父權給自己的婚姻規劃,她遇到了給予她精神救贖的青年余永澤。起初,余永澤給人們展現了一個善良正義的形象。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卻發現他性格中自私、懦弱的一面。他漠視身邊革命者的奮斗與犧牲,一心為生計考慮,茍活于世的他只能是碌碌無為。正緣于此,林道靜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他,追尋真正的精神歸宿。這使她再次踏上尋求“精神導師”的路。

第二次出走,便是因為一次學生運動中地下共產黨員盧嘉川的出現,盧嘉川被捕入獄即使被反動派打斷雙腿、扎破雙手,也依然不忘心中的革命信仰,帶領獄中被捕同志反抗敵人的威逼利誘。這些讓林道靜尋找到了沖破這個時代枷鎖的精神歸宿——共產主義。

從專制的“父家”出走到“夫家”,再出走到“社會”,林道靜的思想在一步步變化。從面對家國命運的不知所措,到參加北大學生集會的膽戰心驚,再到遇見革命戰士江華成為革命浪潮中堅定的一員,林道靜的每一次蛻變都讓讀者心潮澎湃。

書中,面對選擇革命就等于選擇死亡的現實,有的青年堅持利用集會游行宣揚共產主義,鼓勵群眾參加愛國運動,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攘外必先安內”政策;有的青年不堪現實的黑暗,選擇了沉睡在自己的“安樂窩”;而有的青年則經不住誘惑選擇了背叛革命……

林道靜則不斷地沖破封建思想的枷鎖,一步步成為成熟的革命者。她為了反抗“花瓶”“沒有靈魂的傀儡”和依靠別人的供養度日的命運,走向了共產主義道路,在革命者的幫助下成了有堅強內心,不畏強權的共產主義革命者。為了宣揚愛國思想,她在北戴河楊莊小學給學生們開展宣講,播撒革命的火種。

青春期的躁動不安給了青年一代敢于嘗試和沖破一切枷鎖的無畏。這本書讓我們看到了這樣一群青年人,他們為理想而奮斗,他們是平凡但堅定的革命者,為了革命的勝利將個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不懼怕把牢底坐穿,堅強地面對強悍的敵人。他們的成長歷程同國家命運緊密地交織在一起,他們是那個時代進步青年的典型代表,他們用熱情、活力乃至鮮血和生命為國家和民族的事業渲染上鮮紅的時代底色,奏響那個時代最動聽的“青春之歌”。

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作為新時代革命軍人,我們更應傳承先輩遺志,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懈奮斗,在祖國的萬里長空放飛青春夢想,在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偉大征程中譜寫我們這個時代的“青春之歌”。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