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從全國文協到中國作協

來源:中國作家網 | 王秀濤  2019年06月17日06:32

后排從左到右:曹靖華、胡風、徐悲鴻、鄭振鐸、田漢、茅盾 前排從左到右:艾青、巴金、史東山、馬思聰

第一次文代會主席團全體代表合影

第一次文代會

1949年2月25日,中共中央致電周揚等人,決定全國文協理事會與解放區文協召開聯席會議,籌備新的全國文協大會。此后,中共中央與周揚多次溝通籌委會的名單、具體的工作計劃以及代表大會的代表產生辦法等問題。3月22日,在北平的全國文協總會理監事郭沫若、馬敘倫、柳亞子、田漢、茅盾、鄭振鐸、曹禺、葉圣陶、周建人、洪深、許廣平、葛一虹、張西曼、戈寶權等19人開會議決,“原在上海之文協總會,即日起移至北平辦公,并會同華北文協籌備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以便產生新的全國性的文藝界組織。”(《重建全國文藝組織 將召開全國文藝界代表大會 推選郭沫若等為籌備委員》,《人民日報》1949年3月25日。)這也意味著舊文協和即將產生的新文協的交替。

茅盾在《文藝報》的“發刊詞”上號召文藝工作者對即將成立的文藝組織展開討論:“對于將來的新的全國性的文藝作家協會,它的任務組織,工作方式,會員成分等等,文藝工作的朋友們一定十分關心,而且有很多意見;我們希望朋友們把意見寫出來,交給本刊發表。因為籌委會工作之一是起草章程及其他重要文件,當然這些規章要在大會上討論而后通達,但籌委會同人極愿于事前多聽各方面的意見,在思想上先有一準備。”(《文藝報》1949年第1期)同時,茅盾還發表《一些零碎的感想》一文,對新的文學組織的組織形式和性質問題談了“個人的感想”:新組織究竟應該是“同業公會呢,還是文藝運動的指揮部”,“大概有不少朋友認為這是不成問題的。最積極的朋友大概要主張新的文協必須是文藝運動的指揮部。這當然有它充分的理由,大家都想得到,這里不必絮說了”;“但是恐怕也還有不少朋友覺得新的文協還是不應當完全抹煞它的同業公會(或職工會)的性質,或至少它應具有同業公會與文藝運動指揮部兩重的性能,這看來好像是折中的主張,兩面顧到,頗易為大家所接受。如果這樣,我倒以為應該先讓我們把這問題仔細研究研究,先作思想上的準備”。(茅盾:《一些零碎的感想》,《文藝報》1949年第1期)

1949年7月2日,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以下簡稱第一次文代會)召開,此次會議最重要的成果是兩個方面:“一個是建立了當代文學所要遵循的‘路線’,規定了‘當代文學’的性質,以及題材、主題,甚至具體的藝術方法。另外一個成果就是成立了‘專管文藝’的全國性機構。”(洪子誠:《問題與方法》,三聯書店2002年版,第194頁。)這個全國性的機構就是“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簡稱全國文聯)。

周恩來在第一次文代會上所做的政治報告里,曾專門提到了文學組織的問題:“這次文代大會代表大家都感到要成立組織,也的確需要解決這個問題。不僅我們要成立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的聯合會,而且我們要像總工會的樣子,下面又有各種產業工會,要分部門成立文學、戲劇、電影、音樂、美術、舞蹈等協會。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便于進行工作,便于訓練人才,便于推廣,便于改造。這一點是大家所贊同的,現在就需要開始,因為我們不可能常開這樣的大會。希望在會中或會后,就把各部門的組織成立。”(周恩來:《在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上的政治報告》,《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紀念文集》,新華書店1950年版,第32頁)

在7月14日的會議上,大會秘書長沙可夫報告了全國文聯章程草案草擬經過,會議討論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章程(草案)及選舉文聯全國委員會條例(草案),“經全體代表熱烈慎重商討與修正后,當即表決通過”。(《文代大會第十一日 通過全國文聯章程草案》,《人民日報》1949年7月15日)7月17日,選舉文聯全國委員會委員,大會首先通過包括152人的候選人名單,由主席團根據簽名人數發票,當場收票531張。大會選出周文、馮至、陳白塵、鐘敬文、王地子等5人主持開票事宜。(《文代大會第十三日 選舉全國委員會委員 詩歌工作者籌組聯誼會》,《人民日報》1949年7月18日)7月19日上午第一次文代會閉幕,“同時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正式成立”。閉幕式首先宣布文聯全國委員會當選委員名單。郭沫若做結束報告后,由周文宣讀全部當選委員票數,郭沫若、丁玲、茅盾、周揚等87人當選委員(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四次擴大常務委員會會議,通過提補老舍、邵荃麟、孫伏園、艾蕪、沙汀5人為全國委員會委員,另留3名待臺灣等地解放后再補。《全國文聯舉行擴大常委會議 通過今年工作任務報告 提補老舍等5人為委員》,《人民日報》1950年2月13日),彥涵等26人當選候補委員。(《文代大會勝利閉幕 全國文聯宣告成立 選出郭沫若等87人為全國委員 一致決議大力貫徹毛主席文藝方向》,《人民日報》1949年7月20日)

7月23日全國文聯全國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出席委員64人,會議首先選舉郭沫若、茅盾、周揚、丁玲、鄭振鐸、蕭三、沙可夫、夏衍、田漢、柯仲平、趙樹理、歐陽予倩、馬思聰、張致祥、袁牧之、徐悲鴻、陽翰笙、李伯釗、劉芝明、洪深、曹禺等21人為常務委員并推選出郭沫若任主席,茅盾、周揚任副主席,大會又通過了全國文聯各部負責人名單,秘書長:沙可夫、黃藥眠、周巍峙,聯絡部:蕭三、馮乃超、葉淺予,編輯部:丁玲、曹禺、何其芳,福利部:鄭振鐸、陽翰笙、江豐,指導部:柯仲平、阿英、張致祥。大會聽取文學、戲劇、電影、音樂、美術、舞蹈、戲曲改革、曲藝改革等8個協會的籌備及成立經過報告后,就各協各組織及相互關系等問題交換了意見,最后通過各協會為全國文聯會員。(《文聯全國委員會首次會議選出常委 郭沫若茅盾周揚任正副主席 通過八個協會為文聯會員》,《人民日報》1949年7月24日)

7月23日,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成立大會在中法大學大禮堂舉行,實到代表208人,主席丁玲,先通過主席團名單及大會議程。茅盾在致辭中說:這個會的主要目的是要依照全國文聯的章程來成立一個全國性的文學工作者協會。文代會確定了今后工作的方針與任務,就是為人民服務,并首先為工農兵服務,把毛主席的文藝方針普及到新解放區與待解放區去。我們要求產生更多的表現新時代、新人民英雄的作品,也要求加緊文藝組織工作。文代大會已經勝利閉幕,現在各人將按他的業務組編起來,準備開上前線。然后在全國文聯領導之下,配合各兄弟部隊,在毛澤東旗幟下,邁步前進。中共中央委員林伯渠在講話中號召文學工作者進一步團結起來,他說文代大會僅僅是團結的開始,必須把大會的團結精神普遍到全國各個地區去,帶到文學部門的各個方面去。

7月24日成立大會繼續舉行,首先由馮至報告23日選舉結果,選出委員丁玲、曹靖華、馮雪峰、周揚、夏衍、葉圣陶等69人,候補委員駱賓基、聞家駟、黑丁、柳青、何家槐等16人(留有待解放區委員名額6人)。沈起予、俞平伯、陳望道、王統照、吳組湘、楊振聲、靳以、李霽野、胡風、邵力子等人講話,鄭振鐸致閉幕詞,他說:文代大會和文協成立大會的召開,使老解放區和新解放區的文藝工作者聚會一堂,互相交換工作經驗,這是很大的收獲。中國的文學工作者的傾向大部分是好的,但沒有明確的方針和工作,今后我們團結在毛主席的旗幟下,有明確的文藝方針了。會議決定向毛主席、朱總司令致敬電:

毛主席、朱總司令:

在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勝利閉幕之后,為了把我們的力量組織起來,具體執行文代大會所規定的方針和任務,我們二百多個來自各地的文學工作者,又在人民的京城北平來舉行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的成立大會。我們文學工作者衷心感謝你們把中國人民引向勝利和解放的偉大領導,感謝你們對于中國人民的文學藝術事業的關心和指示。今后我們要更加團結,更加努力,為建設新民主主義的新中國的人民文學而奮斗!

全國文協由茅盾任主席,丁玲、柯仲平任副主席,分研究、創作、編輯出版、組織四部與一個文學顧問委員會。組織部負責人為馮乃超、周文,創作部負責人為趙樹理、田間,研究部負責人為鄭振鐸、立波,編輯部負責人為艾青、靳以,顧問委員會主任為茅盾、丁玲、柯仲平。

8月19日,華北人民政府致函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和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準予備案”:“八月十一日呈及名單均悉,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暨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業已正式成立,經本府審查合格,準予備案。所請經費補助,希即造一詳細預算,說明今后事業費、經常費至開支數目,報本府審核,再行確定。”(《華北政報》1949年第11期)

文聯此后經過了幾次組織上的改革,如1950年成立了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等等。此后文聯最大的一次變革是其會員單位全國文協的改制。1952年8月6日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召開了第五次擴大常委會,目的是要“整理組織,改進工作,使文協真正成為名副其實的領導文學運動和創作思想的戰斗的組織,發揮它應有的作用”,會議通過了“關于整理組織改進工作的方案”, 明確規定了文協必須經常進行下列業務活動:一、組織作家參加實際斗爭、進行創作,推動作家擬定創作計劃,督促、檢查計劃的實現;二、研究文學運動和文學創作上所存在的問題,進行文學批評活動;三、組織作家的政治和藝術的學習;四、組織作家參加各種社會活動,加強作家與群眾的聯系。會議決定在三個月內要全部完成審查會員的工作;建立詩歌小組、小說小組及電影、戲劇文學小組;籌備成立兒童文學委員會;著手組織第二批作家到實際斗爭中去等。方案中規定:首先從調查會員情況著手整理文協組織,根據文協章程所規定的會員條件,將全部會員名單加以審查,重新舉行登記。整理后的會員名單將在報刊上公布。會員必須遵守文協章程,參加一定的文學活動及承擔一定的義務。方案中還具體規定了文協常務委員會的工作:應經常討論文協的工作方針和計劃,及有關文學運動和創作上的思想領導問題;應定期討論全國文協機關刊物《人民文學》的編輯方針和計劃,關心文學作品的出版,及幫助中央文學研究所的工作等。方案中并規定成立“文協機關工作委員會”,執行常務委員會的決議和進行日常工作。(《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整理組織改進工作的方案》,《文藝報》1952年第17期)

1953年3月24日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在北京召開第六次擴大會議,通過了“關于改組全國文協和加強領導文學創作的工作方案”,會議決定在全國文協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下設立一個創作委員會,作為具體指導文學創作活動的機構。創作委員會將在北京的作家按志愿編為小說散文、劇本、詩歌、電影文學、兒童文學、通俗文學等創作組,分別幫助作家訂立和實現其創作計劃,進行關于作品和創作問題的經常討論,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治和藝術的學習。創作組吸收非會員的有寫作才能的青年文學工作者參加,對他們進行培養。會議上選出丁玲、老舍、馮雪峰、曹禺、張天翼、邵荃麟、沙汀、陳荒煤、袁水拍、陳白塵、嚴文井等11人為創作委員會委員,邵荃麟為主任,沙汀為副主任。

會議決定在常務委員會下設立一個刊物委員會,負責研究全國文協各機關刊物的方針、計劃,并檢查其執行情況。全國文協以《人民文學》作為發表創作的刊物。會議決定:商請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將《文藝報》劃歸全國文協領導,作為文學藝術的理論批評刊物;全國文協接辦《新觀察》,作為文藝性的政論和小品散文刊物;籌備出版《譯文》,作為介紹世界進步文學的刊物;全國文協并應加強對通俗文藝刊物“說說唱唱”的領導。會議上選出了馮雪峰、沙汀、陳企霞、王亞平、陳冰夷、戈揚等6人為刊物委員會的委員,馮雪峰為主任。(《全國文協常委會擴大會議通過改組文協和加強領導文學創作的方案》,《文藝報》1953年第7期)在這次會議上,常務委員會決定在最近征求全國委員會各委員的意見,召開全國代表大會,討論改組全國文協機構。

1953年9月23日第二次文代會召開,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更名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改組為中國作家協會,獨立建制。在這次會議上,周揚在報告中談到了改組文聯的原因,“文聯作為各個文學藝術團體,主要是各個專業的協會的聯合這樣一種組織形式,要來直接地、具體地組織文學藝術各個不同部門的創作和學習,是有困難的。由于文學藝術各部門的特點不同,組織文學藝術創作的任務,宜于由各個協會分別地來進行。現在各個協會的組織和工作正在整頓和加強,今后全國文聯將繼續作為全國文學藝術團體的聯合組織,在加強全國文學藝術界團結和聯系,動員文學藝術工作者參加國家建設和保衛世界和平的活動上起到它應有的作用”(周揚:《為創造更多的優秀的文學藝術作品而努力》,《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資料》,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編印,第37頁)

在第二次文代會上通過的《章程》規定,中國作家協會“是以自己的創作活動和批評活動積極地參加中國人民的革命斗爭和建設事業的中國作家和批評家的自愿組織”,最高權力機關為全國作家代表大會。在全國作家代表大會閉會時期,以代表大會選出的理事會為最高領導機關。理事會閉會期間,由理事會選出之主席團負責處理日常工作。這一屆作協主席為茅盾,周揚、丁玲、巴金、柯仲平、老舍、馮雪峰、邵荃麟為副主席。(張僖:《只言片語》,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02年,第35頁)此后中國作協繼續完善其內部組織,除了第二次文代會之前就已經成立的創作委員會和刊物委員會外,作協還陸續成立了外國文學委員會、普及工作部、古典文學部、文學基金委員會,其負責人分別為蕭三、老舍、鄭振鐸等人。1955年10月27日,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第十四次會議將中國作家協會普及部改為青年作家工作委員會。

為了加強中國作家協會的領導,1956年中國作家協會第二次理事會(擴大)根據理事會主席團的提議,決定在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下設立書記處。書記處是一個集體的工作機構,它的任務是負責處理作家協會的日常工作,書記處由書記9至11人組成,書記由作家協會主席團從理事中遴選。(《關于成立書記處的決議》,《中國作家協會第二次理事會議(擴大)報告、發言集》,人民文學出版社1956年,第427頁)書記處的成立,使中國作協有了一個處理日常事務的常設機構。

與此同時中國作家協會的分會也迅速發展,1950年的分會數量是6個,1957年達到10個,1959年增加到23個,(《小統計》,《文藝報》1957年第7期;邵荃麟:《文學十年歷程》,《文藝報》1959年第18期)現在的會員單位已經達到45個,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各民族作家自愿結合的專業性人民團體,是黨和政府聯系廣大作家、文學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是繁榮文學事業、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社會力量”。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