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辦

網絡文學20年:如何在規范有序中保持新鮮活力?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劉曉聞  2018年06月08日22:48

“網絡文學已步入發力前行的新拐點。”在6月2日舉辦的中國文藝理論學會網絡文學研究分會第五屆學術年會暨“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學術研討會上,中國文藝理論學會網絡文學研究分會會長、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歐陽友權作出了這樣的判斷。在他看來,黨的十九大提出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對網絡文學創作及其健康發展起到了引領、賦能和規制作用,網絡文學的“野蠻生長”狀況發生改變,開始進入有序發展階段;網絡文學從“規模擴張”走向“品質為王”,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成為追求目標;“IP熱”呈降溫之勢,但“IP情結”對網絡創作的制衡作用卻在加強,二度創作的“放大效應”須建立在“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基礎之上。

20年來,網絡文學以迅猛的發展態勢改變了中國文學總體格局,形成了中國獨有的“網絡文學現象”,并為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邁出了積極有力的步伐。與創作和傳播的繁榮相比,網絡文學評論與研究卻相對滯后,難以及時回應網絡文學發展中的理論與實踐問題。如何評價、總結網絡文學,更好地推動其健康發展,成為大多網絡文學從業者和研究者關注的焦點。

此次會議由中國文藝理論學會網絡文學研究分會、西南科技大學文學與藝術學院、《文藝理論研究》編輯部、四川網絡文學發展研究中心在四川綿陽聯合舉辦。歐陽友權、黃鳴奮、陳定家、周志雄、莊庸、汪代明、禹建湘、許苗苗等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位專家學者圍繞網絡文學代表作品、評價標準、海外傳播等主題,檢視網絡文學發展歷程,探討未來走向。

網絡文學20年收獲豐碩,但需警惕“算法”窄化創作

2018年4月,“網絡文學20年20部作品”出爐。北京社科院研究員許苗苗認為,這標志著網絡文學這一曾經帶有強烈草根色彩的文化現象已踏上經典化路程。網絡文學的價值不在于已經取得了什么樣的成績,有哪些作品,而在于它沒有成式、不拘一格的變動的可能。但是,在為網絡文學的豐碩收獲欣喜之時,也要警醒,日臻圓熟的類型小說正在使網絡文學失去本應更加豐富的內涵,單一的點擊量排序限制了網絡創作的自由度、創新力和研究視野。更讓人遺憾的是,在本該百花競放的網絡文學中,一些小眾趣味的話題徹底消失,尤其是在大數據時代,更多話題被本該促進話語平權、消解數字鴻溝的網絡技術利用算法淘汰。觀察網絡文學失去的部分,“或可讓我們更好地把握當代文化的動力機制”。

“有貢獻,有局限,有變化,有前景,網絡文學已成長為中國文壇的一種‘巨存在’”,歐陽友權談到,網絡文學開啟了“全民寫作”新時代,以豐富的作品形態和多樣化的類型,釋放出天馬行空般的想象力,以無限可能的探索精神創造出文學的無限可能,為惠及民生的泛娛樂文化提供了內容支撐,并在全球“圈粉”,被世界許多國家的讀者主動接納,為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文化開啟了一面新的窗口。要推動網絡文學良性發展,創作者亟需樹立精品意識和擔當精神,為“粗放”的網絡文學市場提供更多“有營養”的作品;管理者應以文學的方式和網絡的特點管理、扶持或規制網絡文學,既讓它弘揚正氣,也使它保持生氣;網絡著作權保護制度需進一步完善,形成聯動高效的監管體系。

書寫現實,彰顯人性力量

作為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網絡文學創作開始向現實題材傾斜,越來越多的網絡作家走出書齋,深切關注時代脈動、社會問題。中國作家協會近期發布的《2017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顯示,2017年是網絡文學多元化發展的重要拐點。中國網絡文學以類型小說為主體,從幻想類、歷史類占絕大多數,開始向現實題材拓展。

“網絡文學要關注現實,書寫現實題材,這既是時代讀者的要求,也是網絡文學的歷史發展機遇。”安徽大學教授周志雄認為,網絡文學最直接的推動力來自現實的變革,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取得的成就為網絡文學的繁盛提供了土壤。不管是直接寫現實的小說,還是幻想型的作品,之所以得到很多讀者的認可,最客觀的原因在于這些小說在情感結構上與讀者之間有精神共振,它關乎讀者的精神狀態和精神需求。網絡文學的現實深度呈現的方式可能是片段的、細碎的、零散的,但依然會觸及歷史的真實面,觸及生活表象之下的“規則”。即便是虛構,依然表現了人性的真實,彰顯著人性的溫情與力量。

以有效的批評推動網絡文學精品化

統計顯示,迄今為止,我國專業期刊發表的網絡文學研究和評論文章不超過1000篇。面對網絡文學迅猛發展,網絡文學理論批評亟需發揮建設性作用。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黃鳴奮提出了“位置批評”的概念。在他看來,網絡文學的推陳出新促使我們對文學觀念重新加以思考,我國當下網絡文學發展的目標位置必然是精品化,而這也意味著和類型化不同的傾向:不是定位于某個細分的文化市場,而是訴諸廣大讀者的訴求,具備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不是按照某種既有的套路寫作,而是力求開拓創新;不是追求可以帶來經濟效益的高速生產,而是力求讓自己的作品經受得起長遠的時間檢驗。對于研究者而言,精品化意味著稟持一定的歷史尺度予以品評,堅持“美美與共”的價值原則,深入進行理性思考。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學者與團隊開始介入網絡文學批評,深入剖析與比較文本、類型。北京、湖南、浙江、山東、廣東、貴州、四川等省市已陸續涌現地方性學術集群,網絡文學研究新成果不斷涌現。2018年,中國作家協會啟動網絡文學理論評論支持計劃,鼓勵理論創新,倡導“說真話、講道理”的文學批評,推動建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促進網絡文學繁榮發展。在西南科技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四川網絡文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冰看來,網絡文學的研究已走出本體論證、概念辨析、特征研判等“初級階段”,進入作品研究、傳播研究、評價研究、價值發掘等深層問題探討的“高級階段”。西南民族大學藝術學院教授汪代明談到,文學批評觀念必須順應文學的發展,審視文學批評觀念的通變規律,“建構網絡時代的文學批評新觀念的核心,不是以傳統文學批評的‘文學性’為‘體’、以網絡文學的‘網絡性’為‘用’,進行小修小補、似是而非的改造,而是進行顛覆性的革新”。

海外傳播局面已打開,但影響力有限

南昌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席志武介紹,一大批網絡文學作品從東亞文化圈不斷向英語世界擴展。從2009年到2013年,越南翻譯并出版了中國840種圖書,其中617種是網絡文學。在英語世界,出現了上百家自發譯介網絡文學的網絡社區,包括Wuxiaworld、Gravity Tale、Volare translations和Spcnet等。從輸出模式看,從紙質到數字出版,再到IP產業鏈的全方位開發,中國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新格局正在形成。但是,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依然處于初步發展階段,面臨規模小、版權不清、譯介作品良莠不齊、內容同質化、單一的商業模式以及跨文化語境中的文化壁壘等掣肘。建議有關部門加強頂層設計,規范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機制,網絡文學從業者轉變思路,從流量為王到內容為王,主動孵化優質IP。

來自上海外國語大學的學生馬菁茹認為,網絡文學雖在海外“圈粉”,但國際影響力仍非常有限。目前,網絡文學受到海外學術界等的關注和研究少,輻射地區有限,受眾相對集中。為謀求長遠發展,網絡文學應具備清晰的自我定位,提升文化自覺,深入挖掘中華文明蘊藏的精髓,不斷尋找突破,積極創新,穩步提升作品質量。

會議期間,還舉行了“愛潛水的烏賊及其作品研討會”、“紅色文學輕騎兵·網絡作家進高校”等活動。

11选5组选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