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文學批評要有敢于“剜爛蘋果”的勇氣和能力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李菁  2018年01月18日08:15

魯迅先生曾將文藝批評比喻成“剜爛蘋果”,“把爛的剜掉,把好的留下來吃”。文學批評對于引導創作、引領風尚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它既是“尋美”,又是“求疵”,如何贊美而不失度,批評而不失態,既能發揮高屋建瓴的方向性作用,又不粗暴地充當文學創作的“法官”,是對文學評論家態度與能力的極大考驗,同時,也是對文學環境和作家胸懷的極大考驗。不可否認,當下的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文學傳播與接受之間的關系更為復雜,如何營造健康的文學批評氛圍,真正發揮文學批評在新時代文學發展中的“方向盤”作用,成為文學界普遍關注的話題。1月14日,在中國作家出版集團主辦的“新時代:文學批評何為”研討會暨“剜爛蘋果·銳批評”文叢首發式上,來自全國各地的20余位評論家各抒己見,深入探討文學批評應如何肩負起神圣的職責和使命,如何回應新時代的期待和召喚等話題,希望在反思與展望中重塑文學批評的風氣與品格。

名家名作被批評,并不代表他們的創作被否定

“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對文藝批評工作的做出的重要論斷。評論家吳義勤談到,文學批評首先要敢于批評,勇于批評,敢講真話,敢于亮劍。良藥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有了真正的批評,文藝創作才能發展得越來越好。作為中國作協黨組成員、作家出版社的社長,他表示,中國作協、作家出版社組織出版“剜爛蘋果·銳批評”文叢,就是目的明確地加強和改進文藝批評,向全社會展示這樣一批有力量、有信念、銳意進取的批評隊伍,為“說真話”的文學批評提供表達的空間。

針對“對名家名作只敢贊不敢責”的問題,吳義勤認為這恰恰是對批評對象的重視。名家名作被批評,并不代表他們的創作被否定,而是增加看待名家名作的新的維度、話語方式和思考方式,是對其存在價值的豐富。

評論家何向陽認為,新時代文學批評的初心就是追求真理。評論家要有求真意識才能將自己認為不對的觀點和不足寫出來,這是一個批評家的品格,如果沒有這一底線,就無法成為真正的批評家。

文學批評不僅要敢說真話,更要說理的批評。批判一個作品,要從文本出發,一旦發聲要建立在有理有據、對作品的充分研究上,不能極端化、情緒化。劉艷表示,“好處說好,壞處說壞”是當下文學批評尤為需要構建的批評精神和批評維度。但是她也十分反對缺乏文本分析支持的、缺少學理性支撐的“酷評”和一味挑刺之作。“這樣的批評,于評論家和作家都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她希望通過有標桿和示范意義的評論家的評論,重新呼喚良好的批評精神,建構健康正常的批評倫理。

張燕玲也談到,批評不僅要講真話,更需要講道理,需要批評者具有良好的文學感受力和判斷力,以及對批評對象足夠的善意和對批評審美差異性的尊重,批評必須有這樣的邏輯、起點,“剜爛蘋果”的真功夫才能成為可能。

批評話語同質化嚴重,批評家“打鐵也要自身硬”

近年來的文學批評、文學研究,包括文學史書寫熱度上升,但同時文藝批評同質化嚴重、辨識度較弱已成 頑劣“癥候”。究其原因,牛學智認為有兩方面:一是評論者過于關注個人體驗,對尖銳的社會現實問題的批判性關注度嚴重不足;二是日趨嚴重的寫作環境的同質化,導致面對不同文化思潮,大家的反應大體相當,文學寫作成為符合規范的文化產品。他認為文學批評要向社會學、政治經濟學學習,走出學科話語規定性、慣性審美趣味規定性、文學批評理論慣例規定性,重塑新的批評話語體系,尋找新的批評思想立足點,整體書寫新型城鎮化語境中的文學與人的關系。

“在整個文化生態中,批評家擔負作品經典化的使命就像農夫給莊稼施肥、澆水、拔草、種子分類,最后留下好的種子。在此過程中,批評家何所為、何所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梁鴻鷹對批評家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他談到,目前文學界鮮少個人風格明晰的評論家,打鐵還需自身硬,加強自身的知識水平才能從根本上將文學批評事業做好,消除社會對文學批評的偏見。

批評家自己是否把批評作為終身追求的理想?在批評他人時,批評家是否也有接受他人批評的雅量?這是陳歆耕在會上提出的兩個問題。他表示,“剜爛蘋果者”也要敢于正視自身的“瘡疤”,不斷地完善自己。這樣在拿起“手術刀”“剜爛蘋果”時,才會氣勢如虹,刀法更嫻熟,指向更精準。

在李國平看來,當下評論者習慣于對具體作家的批評和就事論事地評估,而缺少宏觀性、總體性視角。他希望有更多能夠創作具有普遍性、超越現代局限性的“升華”文章,為當代文壇帶來刺激性和啟發性,提供超越性思維,引領作家創造更多精神高地。

摒棄偏見,批評家與作家需要平等對話

批評家與作家在對話關系上如何突破目前的尷尬處境,被很多評論家視為改善文學環境的重要話題。吳義勤認為,批評家應該比作家站得更高,站得高并非是要以批判的角度看待作品,而是要站在文學研究的前沿、高瞻性地評論作品。“一位優秀的批評家首先要放下身段,做一個稱職的普通讀者。”另外,他還強調,評論家的批評和否定要建立在對作家創作勞動的尊重和善意的前提下。“對作家作品的批評要從善意出發,作品有缺點很正常,我們對蘋果的價值要充分肯定,才能去剜它。”

評論家何英認為批評家與作家是“愛恨交加”的關系,有時會存在誤解和隔閡。作家容易“過于自戀”,“寫作慣性一直在瘋跑”,在這種條件下,對評論家的要求越苛刻,越致命。

很多評論家談到,作家和批評家應該建立和諧的關系,“剜爛蘋果”主要針對“蘋果”中爛掉的部分,而非否定“蘋果”自身價值。“銳批評”恰恰是對文學創作的指引,通過營造健康的批評生態和良好氛圍,促進文學的繁榮發展,讓批評和創作這兩個相互依存的“輪子”相得益彰地發揮作用。他們認為,作為一個批評家要勤于反思,與作家對話是以交流為目的,對作家不必過于“一味奉承”,但也沒必要“刀光劍影”。評論家們希望通過“剜爛蘋果·銳批評”文叢的出版釋放一個積極的信號,營造健康的批評生態和良好氛圍,促進文學的繁榮發展。 

11选5组选和值表